俞婴

【青也情人节24h】王家三少价何许?白送还赠俩红包

(开局一标题,剩下全靠编系列。本来想写个小甜饼结果废话多的愣是给抻成了阳春面。各位就当点心尝,不喜欢也不打紧,正餐还在后面。我先丢块砖——)



腊月廿九。

上午七点四十,王道长还在梦里与云中上仙坐而论道呢,枕边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北京欢迎你”,把周公他老人家惊得一撩衣袍就此远遁。

不情愿地捞起电话瞟了一眼,王也按下接听键故意抬高了音调道:“喂!谁啊?一大早的扰人清梦。”

诸葛青自知理亏,嘿嘿讪笑了两声:我给你寄了点年货,大概今天下午到,记得签收。

还以为什么大事呢。王也波澜不惊地应了一句“谢啦,劳您费心”就准备重回云上。

诸葛青瞬感不妙,赶忙补充道:“一定要本人亲自签收哦。”之后便果不其然地被一片“都——都——”声拒之千里。

这家伙到底给他寄了点什么,特意打了个电话还强调要本人亲自签收?挂完电话后的王也翻了个身,却睡意全无。按照诸葛青一贯的行事风格,此事定有蹊跷。

 

下午一点开始,王也就摆开了架势以一幅光明正大的懒散躺姿占了客厅里最大的那张沙发,面前还放着一杯飘散着悠悠热气的枸杞甘菊茶。

他半眯着眼眸似在打盹儿,仿佛已经入了深定。只在略微回神之时才会想起端着桌上的热茶咕咚一口。

两个小时后,忙活完的钟点工阿姨热情地想给这小伙子面前的茶里添点热水,上前一瞅却发现杯子依旧还是满的,甚至还飘着几缕袅袅的热气。

这难道还是个内含机关的传家古董?不像啊,明明看着就是超市里那种十几来块的玻璃杯。

遂躲起来细细观察,发现每过十分钟三少爷的右手便略微动作,仿佛是在掐着什么诀。然后他面前的茶杯便重又被斟满,甚至还腾腾冒着热气。顿觉后背一凉,收拾好东西便火速离开了。

 

三点二十,一声如期的门铃打破了王也的清净。他故意慢腾腾地起身然后趿拉着步子走去开门,一见来人,便说出那句酝酿了许久的台词:“说好的特产呢?”

“我们就是啊。怎么,不满意?”诸葛青潇洒地一摘墨镜,随后朝王也绽开了一个无比暧昧撩拨的微笑。

如果此刻青仔放电的对象是那些可爱的妹子,恐怕这一笑已经俘获了她们的芳心。

但可惜此时此地就是立着这么一位不解半点风情的王大爷,且只觉被这过于灿烂的笑容激的周身一恶寒,赶忙尬笑两声:“哈哈,满意,满意。不过你们过来玩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也好准备准备接待你们啊。”说完还朝对方扯了扯嘴角,生怕表演的不够逼真似的。

“是他说想给你个惊喜”,张楚岚一指诸葛青,“还说什么情人节咱们单身的就应该在一起抱团取暖。”

王也眉头一皱怀疑地看了眼诸葛青,后者则轻轻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晚上八点半,四个人在王府井狠搓了一顿后便找了家KTV开始欢呼夜生活。

但退休老干部王也显然并不适应这种激情飞扬的聚会,三杯两盏下肚便被诸葛青从KTV里摇摇晃晃地扶出来,然后撑着一面墙开始翻江倒海地释放自我。

诸葛青站在一边面露忧色地帮王也轻抚后背,一边抬起头对冯宝宝说:“我送这一个,你送那一个,没问题吧?”

冯宝宝没有答话,只是很机智地朝他比了个手势就架着边哭边骂小师叔的张楚岚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嗤——”诸葛青目送着那对姿势奇特的组合乐出了声,心里暗想着等会儿也要好好关照关照他手里的这位王道长。

“我们……散步回去好吗?”

王也抬起通红的脸,缓慢而迷离地朝他点了点头。

 

漫步在年关人烟已稀的北京街头,冬夜刺骨的寒风突然吹得王也一个激灵,整个人也渐渐清醒过来。他默默松开了攀着诸葛青的手,轻轻道了句“谢谢”后便不再开口。

气氛一时间尴尬无比。但二人依旧无事发生似的并肩无言地在冷清的街道上踩着孤独的灯影一点点往回走。

“快要过年了,你不用回去陪着你的家人吗?”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王也还是忍不住打破了这份沉默。

诸葛青立马笑着回他:“我的家人?你不就是吗。”

“我认真的。”虽然对方这语气很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王也还是觉得耳尖莫名地发起烫来——大概是被风吹的吧?

“我是认真的啊。还有上次的问题,你好像还没回答我?”诸葛青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直勾勾地看着王也。

“……早点回去休息吧。”虽然心知肚明,王也还是准备蒙混过关。

但诸葛青显然对这一式标准的太极并不满意。他固执地掰过王也的脸,看着对方的眼睛认真道:“你明明知道不是这玩笑……”

温热的呼吸打在王也冰凉的面颊上,让他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脸上也慢慢浮现出绯色。

不行,太近了……慌乱中王也赶忙转脸避开对方炽热而直白的眼神,支吾道:“我,我在考虑。”

“结果呢?”这个回答让诸葛青有点失落。眼见对方一次次左躲右闪地回避自己,诸葛青突然怒从心起,鼓起勇气便吻上了对方柔软的唇瓣。

王也下意识地想要反抗,但对方的随后的话让他的犹豫了:“如果觉得恶心就推开我。自此以后我绝不会再缠着你。”

应该就此结束吗?其实自己对他也是同样的……还是应该接受呢?可是……

所幸这种犹豫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超然的王道长就用自己的唇舌笨拙地回应了对方——管他呢,道法自然,车到山前必有路。

诸葛青被这不小的惊喜刺激地停下了口中的动作,满意地观赏了一会儿对方卖力的表演后,便轻笑着继续引导着对方那根呆愣的舌头与他的在口中那方小小的天地里缠绵共舞。

“今天什么日子啊!连同性都公然虐狗,还让不让人活了!”两个人郎情妾意吻得正投入呢,忽然一群狂欢完的单声狗路过,哭天抢地地愣是毁了这大好气氛。

王也被这平地一声雷吓的不轻,挣脱开后就立马拉着对方的手就飞也似的往回赶。

诸葛青不爽地啧了一声,但看着对方紧拉住自己的那只手,决定还是放弃用巽字法把那群没有眼力见的家伙挂上路灯的想法。

今晚……还算是差强人意吧。

 

“明晚在你家吃完年夜饭,初二陪我回浙江拜年吧?”快到家门口时,诸葛青决定还是再试探一下。

“嗯。”王也应承下来,脑子里却鬼使神差地蹦跶出一个词儿:三朝回门。再转头看向诸葛青:这细皮嫩肉的,还真像娶了个媳妇啧啧啧。

察觉到对方目光里蕴涵的复杂内容,诸葛青开口问道:“在想什么啊?”

王也赶忙回过头,一点也不心虚地道:“只是现在才发现你长得真好看。”

 “……”诸葛青意味深长地看了王也一眼,却并没有打算跟他计较。

反正以后的日子长得很。

 

除夕,王家大宅门口。王也纠结了半天也没想好怎么跟老爹开口介绍。倒是站在旁边的诸葛青云淡风轻地先开口喊了句:“伯父好”。随后与王卫国眼神交流了半天。

了然的王也他爹回过头就瞥了自家儿子一眼,意味深长的来了句:“原来是这样啊,早说嘛。”惊得王也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之后的饭桌上,王父更是与未来“儿媳”相谈甚欢,连声嘱咐对方要替他好好看住这个不安分的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继承亿万家产,别再整天想着往道观里跑。Q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未来婆婆一顿饭下来显然也对这位“未来三太太”青睐有加:这位青小哥颜值口才情商俱佳,介绍的各种养颜护发产品更是深得她心,除了不能生,怎么看都是自己儿子捡了个大便宜。

饭后二老还热情地塞了诸葛青两个大红包,并表示如果自家儿子欺负他,一定要回来告状,他们俩一定替他主持公道。诸葛青佯装客气实则半推半就地收下了二老的全部心意,还情真意切地表示一定努力替他们管好儿子,保证让他这辈子都别想再靠近道观半步。

而王也则全程在一旁干看着这三个人热络地你来我往,不免悲从中来:我真的是我爹妈亲生的吗?怎么合着他们仨是一家,我倒像是外面捡的?

 (另外,事后知道了一切真相的张处男同学表示诸葛青这人真不是个东西:说好的情人节一起单身,你却在半路偷偷上了垒?!


评论(12)

热度(101)